RED

fgo/aph/杂食
大概是个自由博爱的双修画写手???

手绘转ipad的涂鸦

爽图快乐.jpg

【旧剑梅林】just like movie(1)

*影帝亚瑟x网红博主梅老师
*OOC注意
*不定期填坑
*我还是没有抽到旧剑


  梅林的早晨通常是在定时闹钟的响声里开始的,他伸出手越过被子,极其精准的摁掉开关,翻个身又呼呼大睡起来。是的,这仅仅是起床的开头。而被压榨了多年的宠物,凯茜帕鲁格靠着惊人的弹跳力一把跃到主人的脸上,企图在那张风靡网络——梅林本人是这么说的——的脸上抓几道痕迹。
  “凯茜帕鲁格!”男人大叫了一声,抓住它的毛扯到一边。梅林拍了拍脸,没好气地掏起手机,登陆博客号,向粉丝们热心的推送了一条起早抱怨。手机被放下,很快就传来了点赞和评论的铃声。肯定又是那个狂热的橘毛粉丝。
  梅林伸手揉了揉自己的一头乱毛,打了个哈欠,划掉某个不孝学生的消息,蹦出几条热搜。
  “源赖光曝与酒吞不合”
  梅林眨眨眼睛,想起上次亚瑟带他去的酒会上那两位冷嘲热讽了老半天。所以说吗,他摇头晃脑,女人间的战争。
  “伊丽莎白 尼禄 2018魔都演唱会”
  天佑魔都。
  “影帝亚瑟•潘德拉贡曝与男友同居”
  嗯…嗯??
  梅林吓得一激灵,立马打开通讯软件,翻开那条被刻意忽视的消息。他的腰还在隐隐作痛,白色的床单巧妙地裹着一块块的痕迹,梅林咬牙切齿地点开亚瑟的界面,无视那一条  “醒了吗”,直奔主题。
  “那条热搜是什么玩意儿??”
  对方很快就会了话。“嗯…这是事实吧?”梅林几乎能想象出来他握着咖啡杯,带着点狡黠的小表情。
  话是这么说。梅林忽然沮丧起来,扔掉手机,他无视了那一团毛绒绒的生物,踩着兔子边的拖鞋下床。习惯了早起疲酸的身体今天也一如既往地发痛,他低头看见亚瑟的那双轻松熊拖鞋——还是梅林自己挑的款式——规规矩矩地摆在不远处门口的鞋架上。“情侣款哦”他想起自己之前得意洋洋地跟亚瑟说。
  情侣?在业界被誉为“花之魔术师”的顶级设计师梅林先生颇为苦恼地扯了几下耳饰。明明是住在一起了,该做的也做了,却始终有些接受不了。他和亚瑟的故事,可以很简洁地概括成一个学生上了他富有魅力和智慧,受人爱戴的老师的故事——老流氓美滋滋地给自己加上形容词。开放的腐国人包容度很大,但在遭受师生恋——最开始还是学生的追求的时候,果然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吧。浪荡天涯的单身黄金汉不就应该在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么。他想起上次吵架时他偷偷溜去酒吧猎艳,成功了一半的时候被学生带回家,整整两天下不了床。梅林泡着咖啡,心不在焉地胡思乱想。
  但是亚瑟喜欢他什么啊?
  梅林心里七想八想了半天,想不出个所以然。最后他决定归咎于自己的脸和技术。自恋的大哥哥美滋滋地喝完咖啡,心里想的是梦,故事,山和海,天与地。
  还有亚瑟。
  他突然愣住了。被戏称为梦魔的男人从心底升起一股不可思议,活比不良少年忽然意识到自己一辈子载在优等生身上了。他有什么好?
  比太阳更灿烂的金发,永远无垢的蓝眼睛,笑着时浅浅的酒窝。又或者是有力的手臂,结实的腰身,耳边的低喘。
  老司机涨红了脸,耳朵的颜色比未开苞的少年更纯情。



抽到旧剑我就写旧剑梅林!!!